追蹤
恰似飛鴻踏雪泥
關於部落格
抱歉,版主十分忙碌,不開放留言                    食物美味程度因人而異,請各位看倌斟酌參考
  • 784739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遊記】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 之 林口霧社街

霧社大街

走在大街上,若忽略路上的行人不看,時光彷彿回溯至30年代的日據時期-看似漸入文明卻飽含肅殺氣息的氛圍,居民灰鬱卻不能言的壓抑心情,深受日本皇民化教育洗腦、數典忘祖遺棄自己出身的悲哀.老實說,我們家的長輩到現在還認為自己是日本人呢…我們無法評判長者的思想,歷史的餘毒,得正面而有智慧的化解,雖然不容易。

望著霧社大街的盡頭,無言。


即使只是C級景片的房舍,該有的一樣也不缺
那麼多細節躲在不起眼的角落,甚至在電影裡根本是找不到的。

 
是的,偶爾也是會有穿族服的賽德克族人在街上當背景出沒,實在是太有feel了!趕快找他照相去~ 

 
武德殿
 
日據時代專門訓練軍警的「武德殿」,現在在台灣各地依然找得到。這裡是花岡一郎與二郎練習柔道的地方,在下集「彩虹橋」中,賽德克族人第二次攻擊霧社街,讓日軍臨時組成一支敢死隊衝上坡的也是這裡。 

霧社分室

也是霧社事件發生之後的鎌田支隊司令部,此處在電影中佔很大戲分,因此室內佈置特別詳細。 

 
佐塚愛佑主任辦公室,不論是桌上道具、牆上地圖,或者是書櫃裡的書都十分擬真,真是嘆為觀止。 

 
記得二郎在這裡為長官倒茶,一想到明天長官的頭就不在脖子上了,手就抖到無法控制的畫面嗎?那組茶具還放在桌上呢! 
 

警察辦公椅上還掛著專用包呢!劇組真是非常的detail

大戰後還留有彈孔的窗戶

 
這個走廊往內走就是槍枝彈藥庫了。有一幕是鎌田狂飆部下「區區才三百人的『兇蕃』,三千多人的大軍居然打不到!」時,有兩個衰兵正在修窗戶卻剛好掃到颱風尾的也是這裡。

彈藥庫,莫那揹滿雙肩的槍就是這裡來的

郵局

應該是太多人進去參觀,地板感覺有些撐不住了。
 

豆腐店招牌是很多人會拍攝的點,我不太有印象它出現在哪個場景。


醫院,這裡的戲分也不少。

馬紅就是在這個床上醒來的。她受日軍的命令招降哥哥達多,然後聽了達多的話背負傳宗接代的責任獨自活了下來,但事實上她後來又自殺過好幾次,改嫁後也一直沒有生育,最後改成領養孩子。

櫻旅館

這裡原本是有戲的,只是被刪了。記得霧社事件發生後,日軍派戰機飛越霧社上空,賽德克年輕戰士拿槍朝空中瘋狂射擊,後來被莫那厲聲問兩次「有那麼害怕嗎?」的同時,巴萬那幾個少年隊成員抱著棉被從二樓探頭往天上看,地點就是這裡(沒錯,巴萬正在搶劫櫻旅館的棉被)。

好有feel呀~可惜不能入內參觀。


金墩商店也是重要場景之一。花岡二郎被買醉的族人用「wusa wusa」揮手趕人,高山初子和川野花子在這裡買糖果,公學校大戰前達多率數人來這裡賒帳補貨,大戰後族人在這裡補充體力,莫那與金墩老闆共杯喝酒,全都是在這裡發生。


瓶瓶罐罐上的商標都有考究過喔!
我特別注意牆上的各種廣告,做舊得真像。

公學校

阿穆依帶著深沉悲痛的吟唱是不是自然而然的迴盪在耳邊了呢?這歌實在是恐怖的催淚啊啊啊啊(眼淚打轉)~連林老莫牧師都說他邊聽原聲帶邊開車,居然就一路從宜蘭哭到台北了Orz…

 

升旗台與莫那雕像
何不做莫那坐在升旗台上仰頭望天的無奈呢?

霧社公學校運動會的海報。電影上看不見之處,劇組還是很用心做了,花八千萬搭出來的佈景真不是蓋的。

這張運動會流程表,下集一開頭就是染血的狀況

其實當時連紙鶴也都是染血的啊

倉庫

徐若瑄飾演的初子(歐嬪塔道),最後是在這裡的屍體堆裡被父親塔道頭目找到,
然後她抓著塔道哭喊:「爸爸,為什麼要出草?」
根據《真相‧巴萊》記錄,真實的高山初子當時是躲在米缸裡的,
她有聽到莫那叮嚀族人不要誤傷身穿和服的歐嬪的聲音,
但她渾身發軟,完全沒有力氣現身。


公學校校長的家

我對校長家完全沒有印象耶難道戲也被剪了?

花岡一郎的家

 
留在花岡家牆上的遺書

這個遺書是抄自日本發表的調查版本,你認為最後選擇跟族人一同自殺的花岡兩人,可能會在遺書上詆毀自己的族人為「蕃人」嗎?跟日人聊天後真實發現日人學的二戰歷史跟我們不同的鄙人非常存疑啊~

 
這裡有許多原住民美食以及手工藝品進駐販賣(魏導看到應該不太舒服吧?)。我在公學校旁的餐廳點了很豐盛的頭目套餐,有QQ的山豬肉、我很愛的竹筒飯、生菜沙拉(內容跟一般生菜沙拉不同,推薦),以及喝起來沒特別味道、但據說對男人的功用跟生蠔、蝦子差不多的刺蔥茶。
 

本片獲得的評價有褒有貶,不諳電影幕後製作、純粹是戲迷的鄙人認為,在外見的某些電影效果以及敘事流暢度是有需要改進、或可以直接省略的部分,但整部電影所想表達的隱性精神面,才是深深吸引、震撼鄙人之處。給電影太暴力血腥評價的人,是否真有用心去體會電影所要表達的意境?以「文明人」的眼光看「出草」或許真是一種暴力,殊不知當時日本人視賽德克族人為野蠻「蕃人」,不尊重原住民既有文化、歷史、習俗,剝奪既有獵場,還使用違反世界公約的糜爛性砲彈對付弱勢的族人也很野蠻呢!所謂的文明,也不過是用美麗包裝紙包裹住的含毒糖果罷了。

鄙人一直到馬紅帶日本酒招降達多那段才開始大飆淚,我發現他們真是很用心過人生的民族,明知後果只有死亡一途,決意要打仗就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為止,字典裡沒有「投降」兩個字,最後剩達多等五名戰士時,看到親人不是抱頭痛哭,依舊是開心的唱歌跳舞喝酒,最後慷慨上吊從容就義,絲毫沒有懼怕畏怯,反而相約至另一個世界再聚首,如此勇敢無畏卻又保持著原始純真的美好,完全點中鄙人感動的淚穴啊~從「文明」學會自私自利的「文明人」,哪裡還有這種精神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